名称:www.6yb.top}:飞云江在这里变了性情

供应商:广州红旺新型节能管道煤气安装工程公司

价格:105.00元/瓶

最小起订量:1/瓶

地址:广州白云区石井石沙路168号

手机:15913185442

联系人:陈先生 (请说在www.6yb.top上看到)

产品编号:www.6yb.top

更新时间:2020-01-06

发布者IP:

详细说明
趙山渡引水工程〖www.6yb.top相融互促〗。

曹淩雲 文/攝

飛雲江本來有著粗獷的性格,充滿著野性,從群山之間激蕩而下,浪花朵朵,水聲鏗鏘,奔向大海■www.6yb.top研究中心■。直到中遊河段建造了珊溪水庫和趙山渡引水工程,被大壩一再截流,飛雲江就轉而盡顯江南的溫柔和文靜,低吟淺唱,水庫區成了偌大的飛雲湖,靜如處子,綠似碧玉,湖岸上草木蔥鬱、繁花似錦,唯美得讓人心醉。

我來到趙山渡水庫和水庫北岸山間的趙山村,尋找正在消逝的山村記憶,重拾建造水庫時的艱辛與執念。

趙山村,一個花木繁盛的地方,最多的是苦櫧樹

我和文友蘇爾[勝 的英 文:win]、王曉曙沿著黃泥亂石鋪設的山間公路,驅車來到趙山村村委會。蘇爾勝說[自己 的英 文:his]30年前來過這裏,記憶裏,山村的[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區在一條小石徑的盡頭。

山裏空氣清新,雲霧輕柔地飄蕩在[我們 的拚音:wǒ men]身邊。蘇爾勝找到了那條石徑,曲曲彎彎,向一片樹林中延伸。我們穿過樹林,是一片開闊的山地,樹木雜草叢生,間或顯露出倒塌的石屋和挺立的殘牆。

我們走進一間廟宇的院子裏,院子裏有一塊“廣種福田”的石碑,是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立的,另一塊“趙山地主爺宮重建公德碑”,立於2015年,讀碑上的文字,[知道 的拚音:zhī dao]趙山村在乾隆年間,已[[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拚音:xíng chéng]一個規模較大的村落。廟宇前麵有兩棵古楓,粗大蒼勁,青蒼巍然。

我們折回到村委會附近的幾間老屋裏,一位老人剛從地裏回來,手上提著一籃子豆莢。他叫林永川,今年90歲,還種著兩畝田地。他說:這座山叫趙山,村因山取名,村民大多姓林,祖宗由福建泉州遷居而來。趙山有三個山嶴,分別是東嶴底、中央園和底屋。趙山村最熱鬧時是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共有300多戶2000多人,現如今,村裏隻有70多戶老人,年輕人都搬到城裏居住了。

老人還[告訴 的英 文:tell]我,他現在居住的房子是祖公留下來的,有350年[曆史 的英 文:History],雖然瓦背、樓板修過,但頂梁、椽木、柱子都沒有更換。趙山村[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的老房子還有幾十間,都已破敗不堪、歪歪斜斜。去年春天,突然[來了 的拚音:lai l][許多 的英 文:many]孩子,他們是杭州來的大[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在[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的帶領下來寫生創作。孩子們每天一大早就坐在老房子前畫畫,直畫到太陽下山。

趙山村是一個花木繁盛的地方。最醒目的是苦櫧樹,村莊裏、田埂邊、坡地上,無處不有,彼此呼應,如同村落裏的一個個特寫。

正是苦櫧花盛開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我在底屋被一棵高大、古老的苦櫧樹吸引,站在樹下細瞅。

古樹旁的田園裏有幾位村民在鋤草,見我在樹下久不挪步,就走過來說:這裏的苦櫧樹都有幾十年上百年的樹齡,每年苦櫧花開,村民就把窗戶打開,嗅著花香入睡。在物質生活匱乏的年月裏,村民把成熟了的苦櫧果實采下來,浸水脫澀後磨成苦櫧粉,再做成苦櫧豆腐,成了[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食物 的英 文:Food]。苦櫧豆腐雖然帶點苦味,卻是防暑降溫的佳品,也是上好的“補品”。

同行的王曉曙說:我小時候在農田裏幹活,不懂得節約力氣,腎就會受損,沒精神沒力氣了。母親看到後,燒粥時放入苦櫧豆腐和炒過的豌豆以及幾條烏賊幹絲,熬成苦櫧粥,我一碗吃下去,精神和氣力都來了,真是立竿見影。最奇怪的是苦櫧粥既[可以 的英 文:can]治療便秘,又可以治療拉肚子,能止能泄,比打針還靈驗。

[離開 的拚音:lí kāi]趙山村之前,我們坐在村頭的石亭裏向山下眺望,坡脊上是層層的梯田,由世世代代趙山人開掘而成,梯田間的一條山嶺,隱隱約約地延伸到飛雲湖邊。蘇爾勝告訴我,這條山嶺是一條古道,以前可通往山腳下的趙山渡渡口,1997年趙山渡引水工程[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趙山渡被淹沒在飛雲湖中,也[結束 的英 文:End]了兩岸民眾幾百年來依靠擺渡過江的曆史。

趙山渡引水工程,建設者的[故事 的拚音:gù shi],仍在記憶裏回響

告別趙山村,我們來到趙山渡水庫。這幾天下過幾場春雨,飛雲湖顯得特別豐盈,沒有平時的雄偉壯觀。我想起[不久 的英 文:shortly]前在珊溪水庫走讀,那一湖碧水也稱飛雲湖,琉璃千頃、岸花十裏。這兩座水庫一高一低,兩個湖泊一大一小,如同一對母女,不離不棄。

我在飛雲江中上遊走讀,總是聽到“夢圓飛雲”一詞和關於它的故事。夢圓飛雲,聽起來充滿詩意無限浪漫,其實飽含著數百萬人的期盼和幾代人的心血。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就有人在飛雲江兩岸奔走,他們望著雲霧繚繞的大山和浩蕩東流的江水,萌發了把飛雲江攔腰截斷、修建水庫的想法。後來,一撥又一撥的水利專家、工程師前來測量踏勘,[準備 的拚音:zhǔn bèi]大幹快上,可是,因為種種原因,建造水庫的願景總是未能實現。直到1994年1月,珊溪水利樞紐工程終於正式批文立項;1997年9月,開工報告經國務院批準,國家計委正式列入項目[計劃 的英 文:plan],工程進入全麵建設階段。期間已過去了半個世紀。

珊溪水利樞紐工程,由珊溪水庫和趙山渡引水工程組成。趙山渡工程位於珊溪水庫下遊30公裏,是以供水、灌溉為主,兼顧防洪、發電的綜合利用水利工程,[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由16孔混凝土閘壩和南北輸水幹渠組成。

在朋友的帶領下,我采訪了珊溪水利樞紐工程原總指揮狄乃雲,他說:趙山渡工程難[度 的拚音: dù][最大 的英 文:largest]、也最難趕進度的是閘壩的建造。1997年底,施工單位進場,開始建設一期導流圍堰,可是,地質情況複雜,河床基礎沙礫石個體大、滲水嚴重,難以造孔和高壓施噴,進度推進緩慢。第二年春天,連續陰雨天氣,飛雲江江水暴漲,更增加了施工難度。施工單位隻得外調和增加技術力量,搶抓時間,克服各種困難,用了半年時間建設完成一期導流任務和橫長700米的圍堰,促使趙山渡工程於1999年12月順利截流大江,也使閘壩的第二期工程如期推進。

狄乃雲說:趙山渡工程的最大特點是地下隱蔽部分工程量巨大,如隧洞引水渡槽、暗渠等就需要7000多根地下樁,有一條樁打不結實或稍有傾斜,都會[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整個工程的輸水功能。

工程建設中,雖然已再三[強調 的拚音:qiáng diào]“珍惜生命,[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第一”,還是[出現 的英 文:There]過幾次險情。讓狄乃雲記憶特別深刻的是:“1999年9月3日的[深夜 的拚音:shēn yè],9號台風帶來了大暴雨,閘壩樞紐和渠係標段全麵受淹,最讓人揪心的是引水渠係梅底隧洞裏,有17名工人被洪水圍困。梅底隧洞背靠大山,洞口低窪,[已經 的拚音:yǐ jing]掘進去1300多米,洪水倒灌進去,後果不堪設想。我得到消息後趕往受災現場,一路上風雨交加,我和派去救人的車輛都被洪水阻在半路上。這時候,梅底隧洞附近一個項目部副經理[帶著 的拚音:daizhe]一百多名工人趕去救援,他們到達隧洞時,隻見四麵八方的山洪像無數條溪澗,洶湧地向洞裏湧去,洞口頂部的山體在暴雨中像發怒的猛獸,不時滾下大小不一的石塊。他們一部分人員運泥沙裝沙袋,壘在洞口阻擋洪水繼續進入;一部分人員跳進洪水,借助汽車內胎,摸黑向隧洞深處遊去,洞內水深已達2米左右,洪浪一個接一個將他們撞到洞壁上,他們遊到洞底,見到工[人們 的英 文:People]正躲在施工的架子上,17名工人[全部 的英 文:all]獲救。

狄乃雲說起[這些 的英 文:These]故事,很是[感 的英 文:sense]歎:2000年11月,大江化平湖,當趙山渡工程首台機組發電時,我們舉行[慶典 的拚音:qìng diǎn]儀式,讓[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的工人都參加,沒有他們的日夜奮戰,哪會有眼前的收獲與喜慶啊。2001年12月,珊溪水利樞紐工程全麵竣工,溫州人終於圓夢了。

溫州市作家協會原主席朱月瑜上世紀七十年代在飛雲江中遊多個村鎮當過代課老師,2003年,他采寫了珊溪水利樞紐工程的建設過程,出版了《山水涅槃》。他在采訪中了解到,趙山渡渠係18條隧洞,都能按計劃保質完成,這離不開抓質量有個“旁站”的製度。指揮部規定,工程關鍵部位施工和施工過程中的關鍵環節,質檢人員和監理人員就作為“旁站人員”,一定要站在邊上監督把關,倘若出現質量[問題 的英 文:foul-ups],首先拿“旁站人員”是問。有些“旁站人員”在工地上一站就要24小時。

朱月瑜告訴我,他深入工地采訪了近百位一線人員,印象最深的是70多歲的副總工程師賈茂和與說話還有些靦腆的“[大學 的拚音:dà xué]生代表”李祥普。賈茂和是江西人,曾在國家水利部[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1958年被打成“右派”,下放到文成百丈漈水電站工作,從此把溫州當做自己的家鄉。1996年他受聘擔任趙山渡副總工程師,但第二年上半年,妻子被查出是肺癌晚期。也就是這一年,趙山渡工程全麵鋪開,工作異常繁忙,他與出嫁了的[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商量:老爸一頭放不下你媽,一頭放不下工程,這個工程是國家重點項目……女兒沒有等父親說完,接過去說:爸,照顧媽我比你強,你還是去工程那邊吧。李祥普是[河南 的拚音:Henan]人,1998年從武漢水利電力大學[畢業 的拚音:bì yè]後,就來珊溪水庫工作了,後來調到趙山渡,從事水文觀測和預防預報。趙山渡水庫庫容小,蓄水調度的事就多,泄洪、防洪頻繁,實施全年每天24小時值班。他每天早上7點鍾騎自行車4公路到一個觀測點測量水位和雨量,再折回來到另外一個觀測點。他一直幹這樣的工作,沒有特別的地方,平平淡淡,卻認認真真。

往事浮浮沉沉,時光就如流水,多少年以後,那些建設者們的故事,還在許多人的記憶裏回響。




后退,助跑,加速,起脚, 这不是跳远比赛,而是小偷白天踹门盗窃 瓯江路“三线贯通”国庆节前完工 飞云江在这里变了性情 去年温州市对外投资 6。5亿美元 《党建》首个浙江群众工作联系站落户洞头 村企深度联姻 共促乡村振兴 年底扎堆处理违章没必要

www.6yb.top

最新动态
sitemap.xml